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诶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诶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

在?我想埋胸。

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っあっああぁ,あっあっ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あ あぁあぁああぁ,あぁあぁあぁ あっあっああぁ。


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KT树】八方美人

#童贞不良Tc×表面风纪委员树状
#满足一己私欲的产物。我就是想看身上带伤疤的美人树状抽烟,未亡人气息,我的爱。
#OK的话就请↓





















  “走了。”Tc抬起脚用鞋跟碾碎烟头。
  “……”
  “你他妈在学1146揍完人画十字吗?”
  “欸……等我一下……”树状单膝跪地,从包里掏出相机——Tc见过,那个旧得不成样子的微单。校运会那几天还见他脖子上挂着单反,这家伙八成是业余爱好者。
  咔嚓,咔嚓,咔嚓。
  快门声冷冰冰。
  “好不容易残了……纪念一下,呵呵……”树状收起相机从后边追上来,歪着头笑,笑得Tc心里直发毛 。
  “……以后别磨蹭。”

—————————————————————

  路灯亮得刺眼。大片的水蚁扑棱着翅膀一个劲儿地往那边靠,把惨白的灯泡围得灰扑扑脏兮兮。虫子的尸体被烧得渡鸦般漆黑,浮在水洼上的翅膀像极了从火堆里飘出来的金纸碎屑。
  Tc在无人的巷口抽烟,一根接一根地抽,别的不知道还以为又是个刚和女朋友说了“さよなら”的小年轻。
  “嗨。”树状不知道什么时候踩过了水洼站在他面前“这地方就约会来说还是别致了点。”
  Tc闷声抽烟理都不理——树状这家伙就这幅德行,照着他的话往下说反倒会掉进几十来米深的坑里。
  “别这样。”树状夺过他嘴里燃了一半的烟,又自顾自地靠在墙上,把那根烟叼在唇边。
  “你这家伙……还给我!”Tc猛地抓住他的手腕。树状一个趔趄,烟也掉地上被鞋跟碾灭了火星子。
  “咳咳……咳……哈哈……呃——”
  “嘁,活该。”Tc放开他的手腕,看着树状弯下腰猛咳嗽——恨不得把心肝肺都咳出来。
  “别这么说……唔!”
  Tc蛮横的扯过树状的发尾,硬生生把他的下半句话堵了回去。对方粗暴地舔舐着自己的上颚与舌根,口腔里的空气被一点一点地掠夺,作为替代的是苦辣潮湿的烟味,像撕咬着猎物的野兽——这是个带着情欲的吻,他很喜欢。
  “如果你需要的话,”树状靠在Tc肩头嘶哑着嗓子轻笑着,热气尽数喷到了他的耳廓上,“我随时奉陪。”

树状细胞

牧师,乌托邦,葬礼,烧伤,疤痕,干花,处女,殉情,性爱,马卡龙,华尔兹,松针,锈蚀

林榎(预告)

“喂……你醒着吗?捣腾了一晚上的电脑”
“我死啦。我的心脏被挖走了。”
“……谁啊。”
“八木,那个管家。下雨天。”
“然后呢?”
“忘了。”
“镜子里的是谁?”
“看不见,瞎了。”
“……那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哪的。”
“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站在天台上看落日是种很美妙的事情。
在阳光沉入地底的时候飞跃下去就是天堂。……

我希望当我做出什么手势时,它就会变成那个玩意儿。这样的话,当我用手势做了枪的样子抵在太阳穴上,就能真正地崩地一声,而不是靠自己的配音。

太阳好大……天气过分好了。
我像黏在树上的蝉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