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T树】八方美人

#童贞不良Tc×表面风纪委员树状
#满足一己私欲的产物。我就是想看身上带伤疤的美人树状抽烟,未亡人气息,我的爱。
#OK的话就请↓























  “走了。”Tc抬起脚用鞋跟碾碎烟头。
  “……”
  “你他妈在学1146揍完人画十字吗?”
  “欸……等我一下……”树状单膝跪地,从包里掏出相机——Tc见过,那个旧得不成样子的微单。校运会那几天还见他脖子上挂着单反,这家伙八成是业余爱好者。
  咔嚓,咔嚓,咔嚓。
  快门声冷冰冰。
  “好不容易残了……纪念一下,呵呵……”树状收起相机从后边追上来,歪着头笑,笑得Tc心里直发毛 。
  “……以后别磨蹭。”

—————————————————————

  路灯亮得刺眼。大片的水蚁扑棱着翅膀一个劲儿地往那边靠,把惨白的灯泡围得灰扑扑脏兮兮。虫子的尸体被烧得渡鸦般漆黑,浮在水洼上的翅膀像极了从火堆里飘出来的金纸碎屑。
  Tc在无人的巷口抽烟,一根接一根地抽,别的不知道还以为又是个刚和女朋友说了“さよなら”的小年轻。
  “嗨。”树状不知道什么时候踩过了水洼站在他面前“这地方就约会来说还是别致了点。”
  Tc闷声抽烟理都不理——树状这家伙就这幅德行,照着他的话往下说反倒会掉进几十来米深的坑里。
  “别这样。”树状夺过他嘴里燃了一半的烟,又自顾自地靠在墙上,把那根烟叼在唇边。
  “你这家伙……还给我!”Tc猛地抓住他的手腕。树状一个趔趄,烟也掉地上被鞋跟碾灭了火星子。
  “咳咳……咳……哈哈……呃——”
  “嘁,活该。”Tc放开他的手腕,看着树状弯下腰猛咳嗽——恨不得把心肝肺都咳出来。
  “别这么说……唔!”
  Tc蛮横的扯过树状的发尾,硬生生把他的下半句话堵了回去。对方粗暴地舔舐着自己的上颚与舌根,口腔里的空气被一点一点地掠夺,作为替代的是苦辣潮湿的烟味,像撕咬着猎物的野兽——这是个带着情欲的吻,他很喜欢。
  “如果你需要的话,”树状靠在Tc肩头嘶哑着嗓子轻笑着,热气尽数喷到了他的耳廓上,“我随时奉陪。”

树状细胞

牧师,乌托邦,葬礼,烧伤,疤痕,干花,处女,殉情,性爱,马卡龙,华尔兹,松针,锈蚀

林榎(预告)

“喂……你醒着吗?捣腾了一晚上的电脑”
“我死啦。我的心脏被挖走了。”
“……谁啊。”
“八木,那个管家。下雨天。”
“然后呢?”
“忘了。”
“镜子里的是谁?”
“看不见,瞎了。”
“……那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哪的。”
“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站在天台上看落日是种很美妙的事情。
在阳光沉入地底的时候飞跃下去就是天堂。……

我希望当我做出什么手势时,它就会变成那个玩意儿。这样的话,当我用手势做了枪的样子抵在太阳穴上,就能真正地崩地一声,而不是靠自己的配音。

太阳好大……天气过分好了。
我像黏在树上的蝉蜕。

【KT树/知乎体】目睹师生恋是种什么感受

赞5.2k 评论1146

ID 天生的杀手:

 一点都不想谢邀,快滚。

 

行,师生恋是吧。我身边恰好就有那么一对。两位主角目前先称呼他们为TC和DC。

TC那家伙是我发小,我俩关系差到能在食堂里因一块红烧肉打上半小时到头来连饭都没吃的那种,从小到大就没缓和过。那些什么温柔体贴青梅竹马都是屁话,能遇到靠谱点的估计就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

DC老师是年段教导主任。那种长得纯良无比实际上是个老狗逼的类型。整天捧着个相机拍黑历史,完事了还要把照片洗出来放进巨厚的相册里,据知情人士通报,差不多有一个书柜的量。那个叶子混蛋居然还笑嘻嘻地说是大家的青春美好回忆。

哦,好嘛,提着水桶罚站跑步的时候摔得惨的一批半夜在寝室里煮火锅然后被抓包请家长的美好回忆,喝喝。

一切罪恶的开端都源于同班的某个大嘴巴。事情是这样,某天中午我坐在食堂角落一桌安静如鸡地嗦面。你别说那面还挺好吃。当最后一口面在我的喉咙里快滑下去的时候,隔壁桌的男生突然冒出一句:

“听说六班的TC喜欢DC老师,真的假的?”

我他妈当时“噗嗤”一下差点就没把自己呛死。

TC就是个直得不能再直的钢铁直男,即使你安静如鸡地站在他身边也能被气出急性心肌梗死。印象最为深刻的大概是有次年段的一个姑娘向他撒娇:“哎呀,TC同学,这些东西好重啊能不能帮我搬一下?”

那个傻逼当场就来了句:

“你得多锻炼知道吗?多到太阳底下晒晒才能长得壮啊你看看我!”

小姑娘听到这句话脸都僵了,真惨。

我们一致认为TC这种人是不可能谈得成恋爱的,但这可是一个无比奇妙值得深扒的瓜,怎能错过。于是第二天上午第四节课结束后我便以45°角仰望天空假装思考了一阵子然后悄咪咪掏出藏在里衣口袋的手机,发了个求实锤的帖就坐在那刷新页面。

当时我还以为这只是学校新闻部没事找事瞎扯的玩意儿,现在想想,真是太天真了。

TC那个纯情笨蛋特意去找网球部的某个同学支支吾吾地问怎么吸引喜欢的人的注意。

DC的相册里,满满几本都是TC的照片。

据学生会某成员透露,TC高一刚入篮球队那年还是个很弱的后辈,基础不扎实只能成天练习,还经常被队长训。当时DC老师就上前揉着TC乱成鸡窝的头发安慰他:“没有人是一开始就很强大的,要相信自己呀……”

这怎么说也是实锤了吧?但他俩还没在一起,这破事就永远不会结束。

我收起手机准备去食堂,一抬头,卧槽。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蔚蓝的天空点缀着几朵白云小鸟叽叽喳喳,下一秒整个天就他妈的像被隔壁美术部的同学用软炭糊了有足足十层,关键是TC还带着那群篮球队队员在操场上训练。别的队员一看卧槽卧槽卧槽这怕不是女娲当年补天没补全漏了个大窟窿,个个都撒丫子跑得飞快,就剩TC一个人直愣愣地杵在那。

哦,最后是DC老师给他送的伞。

两天后我因一次偶然的机会偷到了TC的手机。作为青梅竹马兼好同学,我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时刻。于是我开始翻这家伙的手机相册。

几千张照片,从刚入学到现在整整一年,校运会军训公开课等等,各种ver的DC老师一样没落下。

难得可贵的求知欲又促使我打开了备忘录。实际上我也只是想看看TC有没有把社交账号密码存到里边,这样就可以偷偷改掉他的密码。

好吧,密码没有,倒是有一篇日记。我顺手点开品了品。

看到这里你应该懂了吧?这个语文全班倒数的纯情混蛋究竟写了什么东西。

你们可能不明白课间在厕所旁憋笑有多么难受,更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猛男会有【雨后天晴不看彩虹只看心动男嘉宾】的纯情设定,噫——

当然,我肯定是要在贴吧上直播翻手机的流程。结局喜闻乐见地引来了DC老师本尊——

【哎呀,好热闹啊~让我看看大家都说了些什么~】

我他妈当时脑海里自动浮现出DC老师那令所有学生闻风丧胆的笑容和伴随了他不知道几年了的相机。真的,太恐怖了。

【唉呀唉呀,真是可爱又青涩呢~TC】

等下,我靠,这个剧情走向怎么……

我们替TC那个混蛋跟DC老师表白了??这是什么奇妙发展??

隔天上午,我奉生物老师的命令去办公室搬书,走到门口才发现钥匙没带出来,正欲转身又好巧不巧透过窗户瞟见了DC老师被混账TC按在墙上亲的那副场景。

他妈的,真恐怖。

—————————————————————————

评论:

@曲奇我的Love:他俩居然还在办公室……???

@U-1146:……辛苦你了,NK。真是不容易。

@冷酷无情的杀手:?你丫都干了些什么???

《我们仍未知道六班杀T到底和树状老师是什么关系》——(1)

是群内的沙雕联文。
下一棒准备 @藉舟既白

  六班的杀伤性T喜欢树状老师。
  在食堂里安静嗦面的NK听到隔壁桌的这句话“噗嗤”一下差点没把自己噎死。
  “啊啦……”巨噬拍拍NK的背“怎么了吗?”
  NK用手背抹抹嘴角:“没。”
  “好像是年段传开的吧,不知道是真是假。”隔壁桌又有人说道。

  六班的杀伤性T喜欢树状老师,这是在年段传开的。
  好巧不巧的是,杀伤性T也确实喜欢着树状。至于是在什么时候,连他自己都懒得琢磨。硬要让他想起来的话也只能支支吾吾地说出某些零碎的过去,像不同包装里的拼图,永远凑不到一块儿去。
  当然这也不是他的锅。平常好好的一个人,一谈起自己的心动选手肯定是小鹿乱撞。即使那家伙自诩“冷酷无情的杀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各位都是正处青春大好时光的高中生,几乎没有一个能逃得过。
 
  NK依稀记得自己曾把某沙雕图发给了那家伙。
  【我,似个杀手】
  【我,莫得感情】
  【也,莫得钱】
   现在忽略掉真真切切的最后一句,另外两句在NK的眼里,就是在放他妈的彩虹螺旋屁。